记录旅行,支持离线
给相机照片添加位置信息
生成游记,同步微博

一路惊喜

印象南京:日高犹未到君家进行中

2017.05.28759天|浏览448

2017-05-28第1天

本篇主要是与朋友交游的追忆。

去南京有两个因缘。一是为攒局促成夢庵与师傅相见,我们也得以登门拜访;二是S君新交了女朋友,计欲趁着端午节旅游。互相讨论了两句,大家便从五个不同省份(新疆、青海、河北、山东、天津),聚集在了南京。

相聚时间很短,实际上只有端午节3天,因此并没来得及感受南京,更多的是知交零落的大家久别重逢后的喜悦。当下很多人都是和好友阻隔山水的罢,以这种形式相聚,不失为一种办法。

行程很简单:第1天南京夫子庙、先锋书店、秦淮河;第2天仪征;第3天玄武湖。

2017-05-28 08:38:00
南京站

1.南京

南京可观的景致并不多,需了解的历史很多,很多时候后书本上来的比当代亲身看到的更有意境罢,毕竟端午时节团团挤满夫子庙的是许多前来看景致却难能体会到美感的人们——我们也是其中一员,所幸是多了几位老友。

南京美食的确多。印象深刻的是鸭血粉丝、小龙虾,这次访南京有了更深的印象。

南京人很好。总感觉生活的有气息。虽然这只是从几个人身上得到的片面总结,一个是我师父挺近,另一个是李志。

2017-05-28 14:40:00
一路惊喜-印象南京:日高犹未到君家-2365458072

隔一条马路看到对面穿短裤的大高个时,南京仿佛变成故乡——老吕又胖了,这次带着一个姑娘。

大排档人很多,排队许久,几个人坐着闲聊,乡音充斥整个大厅,两个女孩子则轻声细语地聊着。

一路惊喜-印象南京:日高犹未到君家-2365458078

南京大牌档环境蛮有特色,屋顶垂下来一个个的黄灯笼,菜单做成奏折状,应该是连市,午饭后到此时人们还络绎排队。

一路惊喜-印象南京:日高犹未到君家-2365458079

极少数给吃的东西拍照,这一次有些不同。大田螺,酱味甜咸。

一路惊喜-印象南京:日高犹未到君家-2365458073

小笼包没有灌汤。

一路惊喜-印象南京:日高犹未到君家-2365458074

本以为都是甜咸口,看到辣椒有一丝兴奋,无奈只是点缀。好在重点并没有放在吃上。

一路惊喜-印象南京:日高犹未到君家-2365458075

盐水鸭,大概是这里的特产了。几年前师父带到深圳一只给我们尝鲜,不觉其美味。这次倒是吃出一点韵味,肉质没有鸭肉那种想当然的柴。

一路惊喜-印象南京:日高犹未到君家-2365458084

石桌上摆着大大小小的小碗,是有几分热闹。

一路惊喜-印象南京:日高犹未到君家-2365458085

老吕这家伙不改过去的特点,每逢见面就要讽刺我几句,特别是有女生在,我倒是爱听,眼睛笑得眯成线,比他的眼睛还小。

一路惊喜-印象南京:日高犹未到君家-2365458086

说话间,夢庵风风火火地赶到了。之所以说风风火火,是因为他来自三千公里外的乌鲁木齐。这家伙不仅喜欢牵强附会,还有一件是喜欢我们这几位,因此端午只一提议,便不远千里。

晚上百般寻本地馆子不得,便去一处不知名的街角,喝起啤酒来。

2017-05-28 20:00:00

后来夢庵按邀写了一篇《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刊录如下: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秦淮河一直在静静地流淌,她没有变,只是陪伴的人在变罢了。

因欲赴仪征拜访刁挺进先生而在南京盘桓二日,故有幸一睹秦淮风貌。当日醉酒,痛呼“秦淮河已死!”现在回想实属不该。因人之故而迁怒于秦淮河,是我之过错。较之朱自清、俞平伯二位先生自是远远不如,其能于喧嚣中自寻清静,是很高的境界。事实上我同那些自己讨厌的游人也不过半斤八两,惭愧!惭愧!千百年来,人们对于秦淮河自是仁者见仁,如果因先入为主的思想影响而失了游性,实在可惜。我且消受得这秦淮河上的灯影。

有时候不是我们真的需要某个东西,而是害怕面对失去后的不习惯,同样也具有见到新面目的恐惧,然而换一种生活未必是坏事。当事与愿违时试图活在自己臆造的环境中也未始不可。

2017-05-28 21:00:00

(接上)在秦淮河畔拥挤的人潮中缓步前行,伙伴已被人流冲散,由于近视,眼前的涌动令我眩晕,感受不到丝毫的清新。人力车杂乱的铃声,孩童的啼哭嬉闹,男男女女的扰攘,空气使人腻味。我强忍着打人的冲动,开始用张岱式的自我安慰开解自己。可张陶庵毕竟世居杭州,自可于梦中寻西湖旧影。我于秦淮河素昧平生,所了解不过来自《红楼梦》和朱、俞二先生的文章罢,梦寻不到,只得臆造,恰如贾宝玉的意淫。

渐渐,人声全无,黑暗加重,黑色的河水中泛起道道红影,孔圣人的雕像化作棂星门中间的支柱,江南贡院里悄无声息,月亮只是一弯,像条小虫在水里蠕动。莫名,一只乌篷船在等候,一壶花雕酒在手。开船啦!

我们的浆打碎了寂寂的河水,无声的流逝,感叹这似水的年华。不曾想,舟中的三人已相交十年。“心头,宛转的凄怀;口内,徘徊的低唱。”秦淮河洗去了六朝金粉气,涤净了满身铜臭味。颇感觉朦胧羞涩,依稀当年胶州湾里的夜航船,伴着海风,远观岛城的灯火,口琴声散在风中,短促,尖细,同船的二人笑谈对饮。

2017-05-28 21:00:00

(接上)眼前一抹胭脂的薄媚,我毕竟还是飘在了秦淮上。河房里明窗洞启,两岸是玲珑入画的曲栏,我燃了一支marble,在这花花世界中添了一点微弱的红。我是初泛,对榻的人则是重游。“我们,醉不以涩味的酒,以微漾着,轻晕着的夜的风华。”整个身心是那么的平静,我们没有像往日的侃侃而谈,没有那激扬文字的情怀,别时的千言万语更不值一提,只有平日里醉卧之时的憨痴笑语。看!热闹起来了,初上的灯儿揉碎了波心,河水也渐变微明。我们欣赏着朦胧的倒影,朦胧之中藏匿着淡淡的笑,随之又消散于波光中。我们没法使人信它是有,我们不信它是没有,恰如佛家所谓“空”。故我们不能认笑是非有,也不能认朦胧即是笑,应是朦胧里孕着一个痴笑,始终眩晕在那离合的光影里。听!谁家玉笛暗飞声?可是李香君的香魂么。人面桃花早已化作芳尘,如今这哀怨笛声引我们进入了另一个幻境。在那不可知的地方,定有微红的一双素手,抚弄着横笛。在那茉莉的香、白兰花的香、脂粉的香、纱衣裳的香混杂的芳丛中有那么一个淡雅的倩影,超凡脱俗,遗世独立,正是我们情之所系。

2017-05-28 21:00:00
位置

(接上)轰隆隆的马达声,纷繁的人影,周遭的一切让我们不得不意识到终究还是在尘世。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当作如是观。

“瑟瑟西风净远天,江山如画镜中悬。不知何处烟波叟,日出呼儿泛钓船。”隐隐似有归意。

“随着大众的步伐,望人人渐远,变了更真实,不再寻梦,害怕失败,谁来扶助我,怕再次孤独,独我唱歌,谁作附和……”中伟的歌声还在回响,还有那远处若隐若现的笛声。

这便是我正式启程前往仪征之前所臆造的秦淮河的夜了。

2017-05-28 21:00:00
位置

2017-05-29第2天

2017-05-30第3天

  1. 地图
  2. D1
  3. D2
  4. D3
正在加载评论...

登录

行业资讯需付费查看,会员10元/月